在读《温柔的夜》的时候,我私底下一直这样想∶唔,这一篇写得不错不过   锌起出来了,今天炸船,明天起重机吊。 出援手。万一,那个流浪的人说的都是真话,而我眼看他咫尺天涯的流落在这里, 有一年跟随父亲母亲去梨山旅行,去了回来,父亲夸我。   那两个嬉皮,在我坐定下来的时候就悄悄的在打量我,过了只一会儿,其中的 西,擦玻璃,什么都肯做,只要他们给我免费坐船过去,可是没有人理我,他们不   “马上去看医生,知道吧!家事等我回来做。”他说。   “这个━━给你们。”我指着一小箱沙丁鱼罐头对他们说。 ,一片片影子在身旁掠过,速度越来越快,车子动荡得很厉害,好似要散开来似的 着乱踢乱哭,风又吹了,远处的夜声,有人呻吟似的大声而缓慢的飘过来,风也吹